想象一下,假如人生也有“开挂”的选项,只要一键就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做到任何事情,没有任何东西需要费一丝丝脑筋,那么需要多久你会腻烦这种生活呢?这种空虚会不会就是生活给予我们“开挂”的惩罚呢?

  甚至不需要这么无敌和万能。前些日子有个在深圳开出租的“拆二代”就因此上了热搜。名下有七栋房子,月入六十万的他表示觉得自己的人生毫无意义、空虚至极,因此才选择出来开出租。

  如此“开挂”一般的人生,所得到的体验却和在某些游戏中使用修改器最终导致整个游戏都变得索然无味了一样,实在是令人感慨。不禁让笔者回忆起一个主角达成人生目标后立即自杀的游戏。

作弊赢得战斗后的结局

  剧情发生在《剑侠情缘 月影传说》当中,玩家所扮演的主角杨影枫在游戏初期就初生牛犊不怕虎地到武当挑战掌门人,结果武当的大师兄张惟宜表示要先过他这一关。在正常游戏流程中,我们的主角张影枫会输给大师兄张惟宜,之后剧情才能够顺利进行下去。

  然而在这里玩家若是选择开修改器将大师兄张惟宜击败,游戏剧情就会直接迎来大结局。

  主角张影枫会说:“这么容易就达到了我人生的最高目标,以后的日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看来我只有自杀了。”随后旁白就会告知玩家在某年某月张影枫于武当山跳崖自杀,结束了他自己年青的生命。

  先不论才刚打赢了一个武当派小小的大师兄算得上什么人生目标,主角完成目标后二话不说就跳崖的发展可谓是讽刺至极。

  很明显,这么一个特殊的结局,其实就是游戏制作者对作弊者安排的惩罚。

  在早期游戏开发技术还不成熟的时候,游戏开发者为了惩罚作弊者,往往会选择设计一种“必败战”作为检测玩家是否作弊的门槛,而若是玩家赢得了本不该获胜的战斗,游戏就会以“强制脱出”、“强制结局”等方式让故事戛然而止,这就是过去最常见的惩罚作弊的方式。

  类似的像是《寰神结》里玩家第一次见到黑熊怪高戚就开修改器击败它的话,主角殷千炀就会对师妹说我们好像改变了命数,紧接着游戏就结束了。

  然而事实上,早期不成熟的游戏开发者们往往为了防止玩家作弊设定的“必败战”,却没有想到过玩家不需要开挂其实也有能够获胜的可能性,这种时候游戏开发者设计的这些“强制脱出”或者“作弊结局”就显得有些傲慢了。

  拿上面提到的《剑侠情缘 月影传说》举例,事实上对战大师兄的这一场战斗,玩家只需要通过走位将大师兄卡在一个角落里就可以慢慢击败他,但是这样获胜之后玩家依然还是只能迎来这个突兀的“自杀结局”,实在是令人感到不满。

  这同《鬼泣 5》序章打败 BOSS 后跳专属奖杯直接结局还不一样。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